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306|回复: 1

[小说文字] 我在废土当军阀

[复制链接]

6

主题

55

回帖

392

积分

冒险记录者

威望
177
资金
1342
悬赏度
0
发表于 2022-10-10 02:09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一章 荒野迷途的少女
“你在这做什么?我数三声,不说就打死你。”
虽然被女孩用裹着黑丝的膝盖抵住胸口的感觉很奇妙,但顶在眉心的枪口和她的声音都太过冰冷,以至于徐非侠更多的感觉是“懵逼”。
什么鬼?自己最近没有欠下什么风流债啊,怎么会有人在这荒郊野外埋伏自己?
几分钟前,身穿战斗马甲,带着墨镜的徐非侠正驾驶着心爱的“巴吉”在这片荒无人烟的野外疾驰着。
飞速旋转的车轮卷起滚滚尘土,在这暗红色的无尽荒野留下一道长长的划痕。
除了在基地捣鼓METAL,在野外飙车算得上是徐非侠最喜欢的爱好之一。
呼啸的疾风掠过半降的车窗,吹起徐非侠乌黑的碎发。
二十二岁,正是向往自由和冒险的年纪,他也不例外。
虽然人们都说一个人独自在野外晃悠是非常危险的,但经过METAL化的巴吉最高时速能达到300km/h,在西德尔镇方圆百公里内的荒野上未逢敌手。
不仅如此,巴吉搭载的7mm超微型电磁加特林机炮也在C-unit的程序设置下随时准备对具有威胁的目标开火,也因此徐非侠才有恃无恐。
“嘟嘟嘟……”C-unit的控制面板传来通讯请求,徐非侠只好放缓速度,轻轻在面板上点了一下,扬声器里立刻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,“你怎么又一大清早就偷跑出去了,不是说今天有活儿要干吗?”
“我知道啊,这不提前去踩点吗?”徐非侠看着前方逐渐出现的城市轮廓,年轻帅气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,“反正你们昨晚都睡得很晚,等醒来太阳都晒屁股了。”
“少来,别哪天飙车掉进坑里向我们求救啊,绝对不管你。”那头的同伴显然没有接受徐非侠的说法。
“哈哈,浩叔你要真能狠心不管我,也不会担心我了。既然都起来了,那就等我消息吧,我已经快到……”徐非侠话没说完,C-unit的雷达面板就扫描出了一个黄点,三点钟方向,距离九公里,有生命体征,“有人在附近,我去看看。”
“应该是别的赏金客,还是别去管他们为好,最近不太对劲,你就一个人,不安全。”浩叔立刻提醒道。
“对方也只有独自一人,而且C-unit显示对方生命体征微弱,应该是受伤了,就这样,我先挂了。”徐非侠虽然不算多么的热心肠,但在这荒郊野外要是受了伤,在没有METAL的情况下几乎必死无疑。
既然碰上了,那就顺道帮个忙,还能让对方欠个人情,以后说不定能用上。
事不宜迟,徐非侠中断通讯,一脚猛踩动力踏板,伴随着巴吉的发动机立刻爆发出强劲的轰鸣声,四个车轮卷起浓浓烟尘,一眨眼的功夫就冲出去老远。
全速前进带来的强劲推背感就是爽!!
几分钟不到,巴吉就携着滚滚烟尘驶近了雷达所示的目标周围,徐非侠放缓车速观察四周,很快就注意到前方出现了好几只腐狼的尸体,目测有五六只,而雷达上的黄点就在那里。
好家伙,这是打猎不成让猎物围剿了?
徐非侠驱车上前想看看是谁这么缺心眼,结果却在腐狼的尸体旁发现了一个昏迷的女孩。
这什么情况?
C-unit的警戒范围调至最远距离后,徐非侠摘掉墨镜下车走到女孩身边,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,“喂,你还好吧?”
女孩没有反应,估计是和这群腐狼恶战后体力不支晕过去了。
她穿着黑色的战术冲锋衣,白色的衬衫上沾满了血雾和灰尘,手里还握着一把UMP-45冲锋枪,凌乱的乌黑长发遮住了她的一半脸颊,看不清她的样子。
就在这时,徐非侠注意到她的袖章上是用刀剑和盾牌组成的图案,且盾牌上还有一个“雪”字。
这是镖客才会佩戴的袖章,盾牌上的字样则是不同镖客专属的标志,像徐非侠的袖章上就是一个“侠”字。
总感觉这个袖章好像在哪见过。
徐非侠伸出手去想要拨开女孩的头发,但就在这时,女孩的双眼突然睁开,快速抓住了他的手就是一拧。
手腕的剧痛立刻传来,但他还没来得及叫出声,领口就被攥住,随后一股巧劲直接将他掀翻在地。
等徐非侠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正被女孩用裹着黑色丝袜的膝盖抵住胸口,眉心处更是传来UMP45枪口的冰冷触感。
这是一瞬间就将自己制服了?!
“你在这做什么?我数三声,不说就打死你。”女孩的声音宛如银玲般悦耳,但内容却一点都让人愉悦不起来。
“我们之间……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徐非侠大脑一片空白,这个展开实在太过突然,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让陌生女孩拿枪指着。
“一。”少女的倒计时冰冷无情,就和她那冰蓝色的眸子里一样。
“停停停,别数了!我想起来了!我见过你!”强烈的求生欲让徐非侠的大脑得以恢复运转,他也终于想起来这个女孩是何许人也,连忙说道,“我是西德尔镇的镖客徐非侠,我在嘉荣镇见过你一次!”
“徐非侠……?”女孩仔细地打量了徐非侠一番后,似乎确实有些印象,冰冷的神情缓和了几分,与此同时一阵微风吹来,撩开女孩的头发,露出虽然沾了灰尘,但依然掩盖不住美丽的脸庞。
“果然是你,苏雪儿,嘉荣镇大名鼎鼎的雪之镖客队队长。”徐非侠松了口气,微笑着说,“虽然不知道你出什么事了,但能先把枪口拿开吗?”
苏雪儿迟疑了一下,最终挪开了枪口,刚想站起来,突然两眼一黑,整个人失去平衡扑倒在了徐非侠的身上。
“我靠!怎么又晕过去了?!重死了!你醒醒!”徐非侠喊了数声苏雪儿都没有一点反应,像是睡着了的婴儿一样,全无防备。
看来是警惕的精神松弛后仅剩的力量也用尽了。
不过一人在野外单挑六只腐狼,还能顺道把自己也制服了,算是有点本事。
当苏雪儿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坐在巴吉的副驾驶座上,窗外依然是那片漫无边际的暗红色荒野。
徐非侠正一边驾驶巴吉一边用手指在C-unit控制面板上点着什么,见苏雪儿醒来,他拿出水壶递了过去,“喝点水吧,你嘴唇都干得裂皮了。”
苏雪儿一看到水壶,强烈的渴感瞬间涌了上来,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,轻声说了句谢谢,这才接过水壶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。
“之前还担心你要是被腐狼咬到就麻烦了,因为车上没有消炎药,所幸你没受什么严重的伤,只是太疲惫了。”徐非侠又拿出几块压缩饼干,“看你的样子,至少十几个小时滴水未进了。”
“我……”苏雪儿刚想说什么,肚子里就传来一阵咕咕的响声,她不禁有些尴尬地咬住嘴唇。
徐非侠笑了笑说,“没事,吃完再说。”
苏雪儿点点头,就这水咽下一块压缩饼干,顿时感觉力气恢复了不少,“谢谢你救了我,这份恩情我一定会还的。”
“比起这个,我倒是更好奇你出什么事了。”徐非侠问道。
“说来话长,我现在可能没时间解释了。”苏雪儿没有回答徐非侠的问题,而是郑重其事地看着他说,“我能委托你一件事吗?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5

回帖

392

积分

冒险记录者

威望
177
资金
1342
悬赏度
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2-10-11 01:38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章同行之间的委托
“委托我?我当镖客都快七年了,还从没听说过同行委托呢。”徐非侠刚想笑,又发现对方认真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,只好轻咳一声说,“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“我们小队在执行委托的时候遇到了怪物伏击,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,其他人都被困在那里,所以我想委托你救援他们。”苏雪儿说。
“呃,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徐非侠放缓车速问道。
“我们是昨晚凌晨遭遇伏击的,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七个小时。”苏雪儿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说。
“七个小时?那他们估计已经凉……你别这样看着我啊,我只是实话实说,除非你能证明他们还活着,不然这个委托没有接的意义。”徐非侠坦然道。
“我们最后一次通讯是在两个小时前,虽然通讯插件被腐狼咬坏了,但至少能确定两个小时前他们还活着,他们一直躲在战车里的。”苏雪儿撩起左袖,露出安装在机械臂上的通讯器插件,如她所言,已经被腐狼咬坏了。
“等等,我发现你的时候,你朝向的是我这边,你们执行委托的地方该不会是七号兵工厂吧?”徐非侠想到了什么,深邃的黑眸里掠过一丝惊诧的神情,“如果我没记错,和七号兵工厂有关的应该是军统办事处发布的专属委托吧?”
苏雪儿垂下眼帘轻轻点了点头,随即便用那双冰蓝色的大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徐非侠,“多少钱都可以,算我求你了,救救他们好吗?”
面对这么一个可爱女孩子的哀求,换做平时徐非侠压根不会犹豫,他很享受被欠人情的感觉。
但苏雪儿接取的可是专属委托,这种由城镇管理层发布的官方委托虽然报酬丰厚,但难度和危险系数都非常高。
徐非侠沉吟片刻说,“那种委托基本都是交由最高级的‘赏金客’去完成,但就算是这样都不能保证成功率,像我们这种“中级”的镖客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苏雪儿早就猜到徐非侠会这么说,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回应道,“我可不是病急乱投医,西德尔镇最强的侠之镖客队就是你率领的对吧?号称从未试过手,你的大名我早就如雷贯耳了。”
“那是因为有风险的委托我不接而已。”徐非侠咧了咧嘴,“活着才最重要,不过我可以帮你向嘉荣镇的军统办事处申请救援,他们出手的话你的同伴肯定能得救。”
“没用的……”苏雪儿那满是灰尘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难过的神情,“正因为那个地方太危险所以才找我们,而且你见过军方什么时候救援过镖客?”
“专属委托的性质不同,要不试试呗,你的通讯器坏了可以用我的。”徐非侠伸出手指就要去点C-unit的控制面板的通讯板块。
“不可以!就差一点了,如果军方去了,我们的委托会被判定失败,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!”苏雪儿的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,一把按住徐非侠的手,“如果不是被怪物伏击,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了!”
“你们接受的委托,是找METAL对吧?”徐非侠停下巴吉,迎上苏雪儿急切的视线说道,“我很早之前就听到消息了,还以为是谣言,没想到是真的,但嘉荣镇为什么不找相对更有保障的赏金客而是找了你们?”
“对不起,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,但我可以保证,只要你帮我救出他们,我可以把酬劳都给你。”苏雪儿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,样子着实令人心疼,“这次委托对我们雪之镖客队来说真的非常重要,求求你了。”
“嗯,专属委托的酬劳倒是挺令人心动的,但比起钱,我有更想要的东西。”徐非侠的嘴角微微上扬,似笑非笑地看着女孩微微隆起的胸部。
苏雪儿顿时感到一阵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,连忙松开手捂住胸口说道,“你……你想干嘛?!我先说好,你要是敢提出过分的要求我绝不饶你!”
徐非侠冷笑一声,“连这点代价都不愿意付,看来你的同伴对你来说也不过如此,我还以为你们之间多情深义重呢,真是让人失望。”
“你……你这是趁火打劫!乘人之危!禽兽不如!”
“小嘴翻得还挺快,所以呢?你打算怎么办?”
“我还以为你和那些唯利是图的镖客不一样……”苏雪儿的脸涨得通红,豆大的泪珠在眼眶里不停打转,但最终她还是妥协了,松开挡住胸口的手,幽怨地盯着徐非侠说,“你要说话算数。”
“当然。”徐非侠说完就伸出手去,苏雪儿顿时害怕地闭上了眼睛,但迎接她的却是一记结结实实的弹崩儿,“啪!”
“好痛!你干嘛?!”苏雪儿疼得捂住脑门,瞪大的眼睛里满是问号。
“这下我俩扯平了,我长这么大还没让谁拿枪指过脑袋。”徐非侠说完,重新发动巴吉,一边继续朝前驶去一边拿起对讲机,“浩叔,计划有变,你和胡蝶姐开上红狼号前往七号兵工厂探查情况。”
对讲机里立刻传来浩叔诧异的声音,“七号兵工厂?你小子膨胀了啊,啥时候打上专属委托的主意了?我们以前可没接过这种委托,能不能行?”
徐非侠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,而是神情严肃道,“事情有点复杂,总之你们现在就动身,记得一定要开红狼号,我距离那座城市遗迹已经很近了,所以我按照原计划先去看看那里的情况,反正七号兵工厂就在那附近。”
“你这小子……算了,我知道了,我这就和蝴蝶动身,一小时后就到那里,你也注意安全,随时保持联系,挂了。”浩叔深知徐非侠的行事风格,没有多说什么就答应下来。
“你这是……”苏雪儿一时半会儿有些没反映过来,怔怔地看着徐非侠。
“哼,你只是运气好,碰上我而已。”徐非侠戴上墨镜说,“再说了,我要是真想对你做什么,早就下手了,还需要跟你商量?”
苏雪儿的心底淌过一阵暖流,看着前方逐渐清晰的城市轮廓,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充满希望的笑意,“大家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重装机兵专题论坛

GMT+8, 2024-6-24 19:30 , Processed in 0.128408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© 2001-2023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